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囧词热体 > 百味人生

正巧,我也爱着你

时间:2013-07-17 21:41:53  来源:其他  作者:

刺鼻的药水味让孟竹青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。对面椅子上坐着的俊郎男人头上缠着绷带,正一脸怒火地看着她。

孟竹青惭愧地低下了头。为了躲避家人安排的相亲,她慌不择路急急奔走,没想到就这样撞上了一个男人。偏偏那人也是低头疾走,于是毫无防备地被孟竹青“健壮”的身躯撞下了台阶,摔得额头破了小相。

“我是尉迟郁,今晚出了点事……什么?轻筑也没去?”他一边低声打电话一边打量眼前这个胖女人。如果不是她,今晚也不会错过轻筑,不过正好借此机会躲过了相亲。

孟竹青已经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目光,可是听到“轻筑”后她不淡定了,这个男人,是轻筑的歌迷?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尉迟郁很快挂掉电话,拿起西装准备离开。衬衫的下摆一紧,一双胖胖的手拽住了他的衣角。

“明天我会把医药费打给你。”孟竹青态度诚恳。可是尉迟郁却笑了:“算了吧,胖姑娘,如果我有什么后遗症,你不来我也会去找你的。”

尉迟郁没赶上轻筑夜场的不快一扫而光,胖姑娘软糯甜脆的声音,肉乎乎的小手,看起来居然有些……赏心悦目?

尉迟郁甩甩头:NO! 一定是我的眼神不对!

胖姑娘孟竹青,23 岁,身高168 厘米,体重75 公斤。孟竹青曾经瘦过,因为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,又胖了10 公斤,她干脆自暴自弃,任肥肉与脂肪齐飞。

孟妈实在看不下去了,承诺如果孟竹青瘦到60 公斤,就同意她到维也纳音乐学院留学。

于是就发生了今天这样的狗血加被羞辱事件!

“轻楼小筑”是一家酒吧,来者都是老板项南的朋友,非富即贵,充满了低调奢华的气息。

不知何时“轻楼小筑”被蒙上了一层神秘感,来客络绎不绝, 因为这里有一位神秘歌手——轻筑。

据说项南第一次听她唱歌时惊为天人;而且除了项南,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,因为她从不露面……唯一可以证实的是,轻筑的歌声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于耳。

尉迟郁也是这里的常客,有轻筑的演唱他一场不落。尉迟郁甚至想过,他爱上了这个未曾谋面的女人。

今晚轻筑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曲,尉迟郁沉醉在轻柔的歌声里。

轻筑最近似乎很忙,今晚只唱一个小时就结束了。尉迟郁起身离开,心里想着:什么时候能见到轻筑本人呢?

手机夺命call 起来,家姐一直在催他回去相亲,听说对方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姑娘,上次错过了,这次一定要再见。有首歌叫《不如不见》,老姐为她精心挑选的相亲对象居然是胖姑娘!尉迟郁仰天长叹,可为何隐约有种喜感呢?

孟青竹同样心中滴血:就是瘦成渣渣也不嫁这个男人!

两人很快达成同盟,做一对互不拆台的“假情侣”。

孟竹青奉孟妈之命,陪尉迟郁参加一场慈善晚会,她早已习惯这样无聊奢华的晚会。衣香鬓影,富贵家的公子小姐们媚眼如飞,寻找新欢。

看着眼前的糕点,孟竹青吞了吞口水:不能吃,吃了就要嫁尉迟郁!

尉迟郁托起手中的糕点,坏坏地笑:“你最近拼命减肥,不会是想快点嫁给我吧?”孟竹青白他一眼:“要么瘦,要么嫁禽兽!”

尉迟郁低下头,轻轻在孟竹青的耳边呵气:“别动,你的唇上有糕点渣!”

我没吃糕点,怎么会有渣!你才是渣!

孟竹青反应过来时尉迟郁的唇已经兵临城下完全覆在她的唇上。

像蝴蝶纷飞,像清泉流过,片片温和,丝丝清凉。孟竹青完全沉醉在这突如其来的吻中,为自己的意乱情迷心悸不已。

晚会还没结束孟竹青就匆匆离场,尉迟郁追上去看到了孟竹青上出租车的身影,他急忙开车跟上去。孟胖胖总是神神秘秘,让他这个未婚夫(嗯,自封的)很困惑。

不知不觉中,尉迟郁已经自愿进入角色,甘愿为孟胖胖扮演好男人。

两边的街景越来越熟悉,这不是去“轻楼小筑”的路吗?尉迟郁有些失落和愤怒:她一个人悄悄来这里会情郎吗?

果然,出租车在酒吧的后门停下,尉迟郁坐在车里,看着孟竹青猫着腰,轻轻叩酒吧隐秘的后门。

后门很快打开,有人出来牵着孟胖胖的手走了进去。那个人,是项南!她减肥是为了项南?她每天神秘离开是去见项南?

尉迟郁像是抓到妻子出轨的老公,怒发冲冠,只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那个小胖子!

酒吧今晚生意不错,孟竹青唱了几首听众点的老歌后准备离场。没错,孟竹青就是传说中的“轻筑”。每晚来这里唱歌,不全是因为热爱音乐,更是为了以后去维也纳留学打下物质基础,她要自力更生,摆脱“富二代”的光环。不愿抛头露面,因为胖,她自卑。

这个隐秘的空间,外面看不到她,但她可以清晰看到外面,她见尉迟郁坐立不安,好像在找着什么人。想起刚刚那个吻孟竹青不自觉地咬着唇,微微笑了。

尉迟郁找遍全场都看不到孟胖胖,她到底去哪里了?看到项南面带春风走出来,他的心情更加阴郁。

“你和我未婚妻孟竹青是什么关系?”

尉迟郁冲口而出。

“未婚妻?”项南瞪大眼睛,“你说,轻……竹青是你未婚妻?”

竹青?都叫得这么亲密了!尉迟郁心中不快:“是,请你离有夫之妇远点!”

项南还在努力消化这个消息:“你开玩笑吧尉迟郁,你爱上她了?”

尉迟郁眼中闪过一抹甜蜜,但想到孟竹青对自己的躲闪和不屑一顾,他冷冷一笑,大声说:“我怎么会爱上她那样的胖女人!能让我动心的,只有轻筑那样的女人!”

项南面色纠结地看向尉迟郁身后,尉迟郁大感不妙,转过身去,孟竹青面色苍白地站在他身后。

“我……”尉迟郁失去了语言功能,心里悔得翻江倒海。

“恭喜我们对彼此的厌恶达成共识。”

孟竹青笑得不带一丝温度,转身离开。

又是没见到孟小胖的一天,尉迟郁在酒吧喝得烂醉。今晚轻筑到的比较早,也许心有灵犀,轻筑的歌声今晚多了一丝幽怨的缠绵。

看到项南,尉迟郁这几天的无奈和愤怒终于爆发,他拽住项南的衣领,凶狠地问:“你把孟小胖藏哪里去了?”

项南一脸无辜:“你误会了……”想起这几天轻筑紧锁的眉头,项南暗暗做了个决定。

“既然你无理取闹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项南用力甩开尉迟郁,对身后的保镖说,“不用客气,给我打!”

彪形大汉们上来拳打脚踢,尉迟郁狼狈地蜷缩着忍受疼痛,无力反抗。

“住手!”酒吧里轻筑幽怨的歌声戛然而止,响起了一声急促又清脆的疾呼!尉迟郁僵住了!这个音,是轻筑,是孟小胖?轻筑,竹青,他早该想到的!

“别再打他了!”孟竹青冲上前用力把尉迟郁揽在怀里,满脸泪水。看到这个可恶的男人挨打,她不应该解恨吗,为什么偏偏那么心痛?

“轻筑!”尉迟郁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泪人,含糊不清地说着,“我爱你。”孟竹青心里一冷,原来他爱的还是那个会唱歌的轻筑。

“轻筑,你真的要走吗?”项南端着酒杯,看着眼前瘦下来后大变身的美人儿,有些舍不得。“嗯,去维也纳留学一直是我的梦想。”

终于摆脱了家人的约束,却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。

“轻筑,我想你误会尉迟郁了,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态,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对女人献殷勤。”

孟竹青摇摇头:“他爱的是会唱歌的轻筑,而不是孟竹青。”

“那如果尉迟郁变成了大胖子,你会嫌弃他吗?”

“不会!”看到项南了然的笑,孟竹青才知道上当了,她不自在地说,“其实我很胖的时候,和他站在一起,我很自卑。”“你不嫌弃那个蠢货就好!”项南爽朗大笑,“不过现在换他自卑了啊,哈哈……”

项南的笑里带着幸灾乐祸,孟竹青觉得诡异,转身一看:妈呀!这个胖子是地下长出来的吗?

尉迟郁,25 岁,身高185 厘米,体重85……公斤,两个月的时间,他胖了十多公斤。

“胖胖,你不嫌弃我就好。”尉迟郁仍是一副皮糙肉厚的笑。

“你……”孟竹青仍然不敢相信!

“哦,我得了相思胖,看不见你就发胖。”

“这么幼稚那你就肥死吧!”孟竹青擦擦眼角的眼泪,“我瘦下来了,我要去维也纳,再也不回来,呜呜……”

“没关系,妇唱夫随,你胖我肥,你走我追。”尉迟郁说得斩钉截铁。

孟竹青的心像坐过山车,跌宕起伏后悬在半空中,虽然阳光普照但还是惶惶不安,直到坠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有人在耳边轻声说:“别哭了小胖,我回去减肥还不行吗……”

“还叫我小胖?尉迟郁你想死是吗?”“啊!松手啊小胖……真是爱有多深下手就有多重啊,这丰满的爱呀!”
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特别推荐
拍摄大肚照  卫生别忘掉
拍摄大肚照 卫生别忘
孕妇吃什么好?
孕妇吃什么好?
父母要改掉危害宝宝的坏习惯
父母要改掉危害宝宝的
宝宝不吸奶瓶怎么办
宝宝不吸奶瓶怎么办
最新知识
关注排行榜
Baidu